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港城阅读

情与义——革命伴侣韩盈、钟竹筠舍小家为大家

时间:2018-02-11 来源:湛江文明网

  

韩盈、钟竹筠、颜卓烈士合葬墓

  遂溪县城南面的傍塘岭,相思林掩映成趣。林间,座落着一座鲜花簇拥的烈士墓。这就是革命伴侣韩盈、钟竹筠与另一位战友的合葬墓。

  韩盈,1901年生于遂溪县城南门圩(现属遂城镇)。1920年秋考入广州铁路专科学校,1921年10月,被选为社会主义青年团广州地委候补委员,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1925年受中共广东区委和共青团广东区委的派遣,回雷州半岛开展革命活动。1925年10月,与薛文藻、苏天春等人创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雷州特别支部,任支部书记。是中共雷州地区党组织主要创建者和早期主要领导人。

  钟竹筠,又名祝君,1903年生于遂溪县第二区忐忑塘村(现属杨柑镇祝君村)。1925年5月参加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第四期学习,在广州农讲所加入中国共产党,是广东南路第一位女共产党员、南路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。

钟竹筠

  1925年韩盈、钟竹筠结为革命伴侣。

  1926年金秋时节,广东南路地区的国民革命运动正在蓬勃兴起。广东四大农运领袖之一、南路党组织领导人黄学增,为了进一步推动南路的革命斗争,决定派钟竹筠到中越边境防城县去开展建党工作。

  临行前的一天晚上,韩盈、钟竹筠夫妻俩彻夜未眠。当时,他们在广东南路和遂溪县的共产党和国民党内部,均担任着重要职务。韩盈是中共遂溪县部委书记、省农协南路办事处秘书、国民党南路特委委员,钟竹筠是中共遂溪县部委委员、县妇女解放协会主席、国民党南路特委委员兼妇女部长。由于急需处理工作交接上的问题,他们足足忙了大半夜,直至鸡鸣二遍之后,才熄了煤油灯,半躺在床上商量起今后工作、家庭等方面的安排问题。

  韩盈握着妻子的手,轻声地嘱咐说:“钦廉四属那边,反动封建势力比较顽固,在那里开展革命工作,难度会比遂溪大得多。你千万要小心啊!我继父欧家铭在防城东兴镇行医经商,人缘颇好,你可先到边陲小镇东兴去,以继父的家为落脚点,先在东兴和越南芒街之间开展工作,然后逐步发展。”

  钟竹筠点了点头,说:“你不要担心我。唯有你和孩子我放心不下。孩子才刚刚断奶,而你身体这么差,工作又这么忙,我的心怎么能放得下呢?”

韩盈

  一想到丈夫近年来得了肺结核病之后,经常废餐忘寝地为革命工作,常常咯血,身子消瘦得十分厉害;而襁褓中的儿子因缺少父母照料和营养不良,体质甚为孱弱,很想尽贤妻良母之责的她,深感自己欠丈夫、儿子太多,内心有说不出的难过!想到这里,钟竹筠心里一酸,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。她声音有点发颤:“我实在不忍心离开你们父子!我想向组织反映我们的特殊困难,让别的同志去防城。好吗?”

  “不能这样做啊!”韩盈轻轻地拭着妻子脸上的泪水,强忍着热泪说:“组织上这样安排,是经过反复考虑而决定的。昨天研究时,学增同志曾拟派其他同志去。但我觉得你是最合适的人选,你去更利于开展工作。我们有困难,别的同志也有困难啊!况且,我们这点困难,比起千千万万劳苦大众的深重灾难,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  “但是……”钟竹筠还想说点什么,但又迟疑了起来。

  韩盈明白妻子的心思,安慰地说:“我很理解你的心情。你为人妻子,又初为人母,正所谓亲情难舍,岂能无依恋之情呢?然而,古人尚可舍生取义,而你我都是共产党员,面临的是情与义的抉择,我相信你是完全知道该怎么做的!”

  “我明白!”钟竹筠深情地对丈夫说:“快入冬了,你要特别注意身子,千万不要着凉!儿子这么小,尽管有大嫂帮我们抚养,但她每天从早到晚地操劳,好辛苦的,你要尽量抽时间去帮帮她,顺便教教孩子才好!”

  天亮后,钟竹筠含泪告别了病重的丈夫和嗷嗷待哺的儿子,毅然踏上了西往异乡防城建党的新征程——

  一番辗转,来到防城东兴,钟竹筠深入工厂、学校、农村、街道,调查了解各种情况,广泛地宣传革命道理,物色建党对象。她利用医务所作掩护,在防城举办了有五六十名男女青年参加的、为期3个月的“速成宣传讲习所”,造就了一批宣传骨干,开展革命活动。不到半年时间,钟竹筠先后吸收了10多名先进分子加入共产党,于1927年春建立了中共防城县第一个支部——东兴支部,任支部书记,并先后组建了防城农民协会、妇女解放协会、工会等群众组织,工农运动迅速发展。

  韩盈在遂溪县领导的革命运动更是如火如茶,其中,中共党员发展到400多名,农会会员发展到6万之众,约占南路地区农会会员总数的一半。次年春,中共南路地委成立,韩盈和钟竹筠均为地委委员。

  正当大革命风暴在南路地区波澜壮阔地兴起的时候,“四•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发生了,全国各地的革命运动遭到血腥镇压。1927年4月下旬,韩盈在遂溪城被国民党逮捕,5月被杀害于遂城竹行岭。丈夫牺牲后,钟竹筠强忍失去亲人的悲愤,化悲愤为力量,擦干眼泪,踏着先烈的血迹,继续战斗。1927年9月,钟竹筠在东兴不幸被捕,后被投进北海市监狱,1929年5月被杀害于北海西炮台。夫妻俩牺牲时,均年仅26岁。

  韩盈、钟竹筠这对革命伴侣,舍小家为大家,舍私情而取大义,为人民的解放、自由和幸福,先后献出了年轻的宝贵生命。他们的崇高品德和革命精神,为后人所景仰。

  市委党史研究室 供稿

[责任编辑:伭昕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