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明旅游

寻找有关南极村的历史

时间:2018-01-25 来源:湛江文明网

  

  南极村夕阳静美,常年充满春的气息。 通讯员 樊东玲 摄

  一直以来,位于北纬20°13′26.1″,东经109°55′10.3″的灯楼角鲜为人知,然而随着南极村的名气越来越大,灯楼角也逐渐被揭开神秘的面纱。

  法国人曾在此建塔

  灯楼角名字的由来已久,经历史考证这里很久之前便有灯塔。此角除了地理位置的特殊外,还隐藏着一段令人难忘的历史。鸦片战争时期,灯楼角已是一条黄金水道,外国侵略者开始觊觎它。

  据《中国航标史》记载,灯塔始建于1894年,是雷州半岛最早设置的航标灯。清宣统三年《徐闻县志》记载:“灯楼,县西南九十里,在角尾嘴,光绪十六年法国商人建立,夜间虽大风雨,灯光常明,轮船来往看之定方向。”法国人除了建灯塔,还在灯楼西北25米处建起一座面阔20米,进深7.4米的7间洋房。1938年,国民党徐闻县政府为了抵御日寇的进攻,毁了灯塔,后来,洋房也被拆毁。据当地群众传说,当年法国人曾雇佣附近男女村民二三十人为他们服务。如今,残存的断壁残垣默然而立,诉说世事的沧桑。

  

  采访、录制老船工影像资料。 通讯员 吴开宋 摄

  1953年,中国海军在古灯塔遗址重建白色铁架灯塔,更名为“滘尾角灯塔”:1979年,灯塔改建为石砌圆形灯塔,塔高15米:1982年,海军将灯塔移交湛江航标处管辖。1994年,在灯楼角灯塔设立百年之际,湛江航标处建造了座多功能的现代化灯塔,以满足现代航运发展的需求。新灯塔为六角棱柱形,高36.6米,配备有智能化、高亮度的灯器,全天候工作的雷达应答器,以及太阳能环保供电系统。百年岁月,沧海桑田,灯塔与这片上地一起见证了近代中国的风云变幻、奋斗图强,并将继续向历史诉说中国繁荣发展的故事。

  

  老船工的荣誉证。 通讯员 吴开宋 摄

  寻访渡海老船工 抢救口述历史

  灯楼角铭刻着解放海南的功勋。1950年3月5日19时,40军118师352团的一个加强营799名勇士,由师参谋长苟在松和营长陈承康率领,驾着木帆船,冒着严寒,冒着敌人的立体防御炮火,从这里启渡打响解放海南岛的第一枪。

  军队打胜战,人民来支援。在中共徐闻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,徐闻15万人总动员,从迎接大军、提供住房、供应粮草、修路搭桥、捐献船只,到海上训练和参加渡海作战,作出了有力支援和无私奉献。在支前工作中,准备足够的船只和船工舵手,是非常重要的工作。如果这项工作拖延或准备不足,将影响整个渡海作战。经过动员,全县一共征集船只486艘,招募船工舵手1519人参加了渡海作战。

  弹指一挥间,60多年过去了,大浪淘净了当年激战的硝烟,现在的琼州海峡呈现一派和平祥和繁荣的景象。当年的渡海老船工也相继离去了,剩下已经寥寥无几。据县民政局提供名册,目前仍健在的只有29人,大多已经近90岁。提起当年的作战经历,这些年过耄耋的老船工依然记忆犹新、心潮澎湃。

  

  解放海南指挥所旧址内景。 记者 黎阳明 摄

  2017年12月5日至8日,海南战役研究会会长马海南等当年解放海南岛战役43军指战员的后代3人,分别从电白、江门赶来徐闻,慰问和采访当年的渡海船工。在原县人大副主任何可、县党史研究室主任谢胜捷以及县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的协助配合下,他们分别到迈陈镇、南山镇、前山镇、下洋镇、锦和镇、和安镇寻找和采访健在的渡海老船工,搜集记录口述历史。此前,马海南曾经4次来到徐闻寻访了邓春鸿等解放海南老战士。

  据了解,马海南系43军128师警卫营2连1排排长马正新的儿子。因在海南出生,父母就取名为马海南。过去9年,马海南放弃注册会计师的优厚待遇,坚持寻找参与解放海南战役的亲历者,倾听、记录、拍摄解放海南战役烽火路上的相关历史细节。从北京、内蒙古、河北,到贵州、广西等地,近几年来,马海南行走在各个省份,联系和采访当年参加解放海南的亲历者。他说:“只要还健在的、能说话的老兵,我都要拜访!”他通过录像和文字记录等方式,留下第一手资料。“我首先做好口述历史,然后再汇编各种历史资料。”马海南表示,如今能找到的人不多了,必须尽快找亲历者做口述历史。据了解,同是43军的几个后人一直在帮他搜集资料,目前已收集了700多万字,并与中共海南省党史研究室合作,编印了厚厚两册《解放海南战役资料选编》。马海南说,做完口述历史后,他将所有解放海南战役的历史资料集合在一起,供后人查阅和研究。他也因此获得了2016年“感动海南”十大年度人物。

  灯楼角流传的动人故事

  灯楼角与海南临高角遥相呼应,两角相距12海里,共同扼守琼州海峡的西出口。在当地渔民中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:相传很久以前,临高角居住着一位美丽的渔姑,她与灯楼角一位英俊青年深深相爱。他俩隔海相望,通过海涛传送发自肺腑的情歌,但因大海的阻隔,他们始终难以相会。于是,他俩下决心要筑一条堤堰,把灯楼角与临高角连接起来。他们顶风斗浪,搬石移礁,手脚都磨烂了,终于感动了海龟和海鸟,海龟背来了大石头,海鸟用嘴衔来了小石块,层层叠叠垒起礁石堤堰,不断向大海里伸去,眼看快要合口了,却被巡海的夜叉看见了,竟呼风唤雨,把快要接口的堤堰冲垮,这对恋人殉情大海。男的变成灯楼角,女的变成临高角,岁岁年年长相望。(湛江日报 通讯员 吴开宋)

[责任编辑:伭昕]